新四军老战士赵霞:华夏包围巾帼不让须眉

从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到奋斗在经济建设第一线
新四军老兵士赵霞:华夏围住巾帼不让须眉

李建安赵霞夫妻摄于1948年豫西军分区。 受访者供图

16日,赵霞(中)参与《复兴大业战旗红》——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70周年书画摄影展、以《唱响我国梦,歌颂新时代》为主题的文艺演出活动,跟与会者合影。受访者供图

■开栏语

每位老兵都是一段前史,每次叙述都是一份家国回忆。在战火纷飞的时代,新四军把人民利益看得高于一切,当年撒播的“吃菜要吃白菜心,从戎要当新四军”的歌谣,是拥军爱民的真实写照。现在,有一批新四军老兵士就日子在广州,用自己的光和热饯别着永不磨灭的新四军精力。从本期起,《南方日报·广州调查》将推出“新四军精力永不磨灭”系列报道,聚集日子在广州的新四军老兵士身上的一段段宝贵的前史,敬请垂注。

“首长,让我留下吧,我不怕苦!不怕死!”“你年岁太小,又是个女孩。”“不,我一定要跟着部队走,我生是部队的人,死也要当部队的鬼!”这段对话发作在1946年,本年90岁的赵霞,回忆起当年“死缠烂打”申请加入参与华夏围住部队的景象,仍心潮澎湃。

在新我国70华诞行将到来之际,9月16日,《复兴大业战旗红》——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70周年书画摄影展、以《唱响我国梦,歌颂新时代》为主题的文艺演出在广州举办,赵霞是获邀参与活动的新四军老兵士之一。

在书画摄影展中,一幅由70位从70岁到102岁不等的革新老兵士一同题字的7米长卷尤为吸睛。赵霞的签名也在上面,老兵士们期望以这种方法庆祝祖国的70岁生日。

“我阅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他人笑称我是资格丰厚的小兵士。”从抗日战争时从军,解放战争中阅历华夏围住,新我国建立后到广州奋斗在新我国经济建设作业第一线,承受记者采访时,这位90岁的白叟仍然精力矍铄。

●南方日报记者 黄颖川 吴雨伦

16岁开端革新生涯

1929年,在河南省驻马店市西平县,一户贫困潦倒的农家,一个女婴呱呱坠地,她便是赵霞。

在赵霞年少时,她的父亲赵圣欢已是中共河南信阳特委负责人,在许昌师范以教学为保护,从事地下作业。其时,父亲的薪酬大多用于作业的活动经费,家里日子窘迫。

“日本人来到咱们县里,一切的校园都不开学了。”抗日战争期间,日本人打到河南西平县,赵霞的家园沦亡。赵霞的父亲赵圣欢决议让赵霞从军,抗击日军侵犯。

赵圣欢告知赵霞,在豫西有共产党部队办的军政干校,从小注重教育的父亲期望赵霞去那里学习。赵霞带着父亲写的介绍信,步行80多里,找到豫西军分区。16岁的赵霞成为新四军部队中的一名新兵,开端了革新生涯。

在豫西军分区的军政干校学习6个月后,赵霞被分配到军分区政治部宣扬科作业。以张贴标语、歌唱、演话剧等方式宣扬和发起人民大众援助部队,抗击日伪军。因作业行之有效,当地的大众积极参与新四军,抗日部队不断强大。

在赵霞从军后的第二年,1946年,她的父亲和叔叔们在40天内被国民党杀戮,母亲和妹妹历经曲折躲在山上,直到1948年才和赵霞聚会。

亲眼目睹战友献身

1946年,蒋介石用约30万人围住华夏军区,妄图一口吃掉华夏军区的5万余人。

“为协助其时在东北的阵线取得胜利,咱们有必要牵制住他们。”赵霞说。依据布置,华夏军区决议与之斡旋并乘机围住,想方设法拖住30万之众的国民党正规部队,用自己的献身援助全国战场的战略翻开。

赵霞仍记住当年6月26日那个夜晚,月朗星稀。趁着夜色,华夏军区机关和主力部队悄然无声地从湖北大悟的宣化店区域开端战略围住。赵霞部队完结保护主力围住使命后,领导们接到上级电令,命赵霞的部队保存三分之一的装备坚持原地奋斗,其他部队当即向西围住。

因为年纪小,其时被人戏称为“小丫头”的赵霞,本来归于被涣散安顿荫蔽的目标,但赵霞听了发动后不肯被安顿,就跑去恳求司令员坚决要跟从大部队举动,最初的对话也便是在此刻发作。

望着眼前这位神态坚毅、目光如炬的女孩,部队的首长们总算赞同赵霞的恳求。

跳过山丘,踏上无人走过的山路,杂草比人高,洞坑石头挡路。夜间行军,伸手不见五指,一路上跌跌撞撞,赵霞的脸、手、衣服都被划烂撕破。一路下来,她擦擦身上、脸上的血迹,持续跟着部队行进。

“其时最大的奢求,便是能美美地睡上一觉!”睡觉这件稀松往常的作业,对赵霞和她的战友们来说却是奢求。赵霞地点的部队每天疲于赶路,晚上也常与敌人遭受。那时人困马乏,咱们累得简直虚脱,趴下或许马上就一睡不醒。

在这种状况下,有不少兵士献身在围住的途中。

为避开国民党的戎行,部队要走崖边的羊肠小道。人只能侧身紧贴崖壁,用手凭借崖壁上的树根渐渐移过去。部队里有个年青的报务员小丁,身上背负着几十斤的报务设备,再加上本身的体重,小丁手抓的树根断了,连人带报话机一同跌入了黑漆漆的谷底。

亲眼目睹这一切的赵霞只要17岁,那段围住年月于她来说铭肌镂骨。

在老大众协助下成功围住

围住前,部队里每人的干粮袋装了“面豆”为食,面豆是用杂粮和白面搓成的面团子,炒熟了,饿了就抓一把吃。围住几天后,面豆吃完了,山上荒无人烟,山下都是国民党军,无法下山寻食,部队堕入缺粮的地步。

这种状况在行军到一个山头时得到改进。这座山长满野山楂,红红的一片。兵士们不管三七二十一,采摘树上的野山楂果腹,连皮带核一同咽下肚。就这样吃了两天,山楂果肉酸涩,加上咱们连核一同吃,这样就有收敛效果,所以兵士们都排便不畅,肚子胀得受不了。

了解到蓖麻籽能处理这一问题后,部队决议派其时个小、不容易引起留意的赵霞下山去找老大众要些蓖麻籽。换上花布衣裤,赵霞二话没说就下山了。

赵霞理解,不能找富户协助,只能找穷苦人家。但她心里有些忐忑,蓖麻籽在穷人家是点灯照明用的,被老大众当作宝物,他们会给吗?

“其时咱们尽管苦,可是传闻我的来意和状况,每家都凑了一点给我。”就这样,赵霞带着一包蓖麻籽回到部队,这包蓖麻籽协助兵士们处理排便问题。

回忆起这一路的围住,赵霞很慨叹,在那样险阻的日子里,假如没有大众的协助,要取得胜利是不或许的,鱼水之情让她难忘。

“咱们新四军一路行军,不拿老大众的东西,不偷不抢,老大众才会信赖咱们。”赵霞说,部队有时会借住在大众的宅院里,脱离还会帮他们清扫洁净,便是这些点点滴滴让新四军赢得了大众的信赖。

这种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的精力在新我国建立后得以连续。1949年,广州解放,百废待兴。1950年,赵霞来到广州,广州在当年还遭受了国民党空军的轰炸,作业的展开极端困难。

其时,部队驻扎在沙面,宁在路旁歇息,也不搅扰当地居民。不仅如此,部队还常常协助他们,逐步得到大众的支撑。渐渐地当地的居民会帮他们买菜、买物资,作业局势渐渐翻开。

在留念华夏围住60周年时,赵霞总会被问到同一个问题:“你从军及参与华夏围住时年纪很小,为什么如此坚决跟着部队?”

赵霞的答案是,坚不可摧的理想信念和革新先烈的鼓励。

在9月16日的活动现场,有不少人前来和赵霞合影,期望能和这位新四军老兵士多多沟通,从她的只言片语里追溯新四军的精力,她笑着容许了。

“咱们的长辈,包含咱们这一代人,为了民族解放大业,年岁轻轻干大事,年岁轻轻就献身。想起那些逝去的战友,唯有以勇于战役、不懈的尽力来承继他们未竟的工作和安慰他们在天的英灵。”赵霞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